腻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腻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独家专稿亲历北川生死一刹间的逃生险历-【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9:59:27 阅读: 来源:腻子厂家

[独家专稿]:亲历北川 生死一刹间的逃生险历

中信重机公司李志华和销售公司副总郭建伟

两人回到洛阳,受到公司的热烈欢迎

5月12日,对中国人来说都是极为难忘的日子,特别是对那些亲身经历现场的人来说,更是终生难忘的黑色记忆。

中国水泥网曾在5月15日报道了中信重机销售公司副总郭建伟先生死里逃生的惊险经历。新闻发出后,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而今天,中国水泥网又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稿件。一篇名为《亲历北川》的文章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同时也深深的牵动着中国水泥网的心。文章作者是李志华,是中信重机销售公司副总经理郭建伟先生的师傅。

现在,就让我们深切感受一下李志华先生为我们带来的亲历北川地震的惊险经历。

-------------------------------------------------------------------------

2008年5月12日,对中国人来说都将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而对我本人而言,更是刻骨铭心。

当天下午2点28左右,在外出差的我,正身处离家千里之外的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城的银泉大酒店4楼的客房内。因为一直有午休的习惯,而下午又刚好不用去客户单位,所以虽然已经睡醒,却仍然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一切都是那么平和,这个小小依山傍水的县城象往常一样,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突然间,我感到了一阵晃动,自己也是头晕目眩,我心想,糟糕,是不是高血压又犯了。孰料这个念头尚在脑中,一阵更强烈的晃动袭来,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明白是发生了地震。这时屋内所有的家具都开始剧烈的摇动,到处充满了吱吱嘎嘎挤压的声音,和玻璃破碎的响声。我来不及多想,顺手从旁边床上抓起裤子,只用了零点几秒的时间套在身上,往大门口跑去。

强大的地震叫人根本就迈不开步子,瞬间将我甩在地板上,脑海中涌现出地震发生时应躲在狭小的空间里的印象,于是我奋力爬进大门旁边的卫生间内。

我不知道我在卫生间内待了多久,更无法回忆起自己是怎么度过的那几分钟,那短短的几分钟,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而我的脑子里则是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仿佛在像浪尖上的小船被抛来抛去,更有一个时刻,天空一片黑暗,四处回响着轰鸣与咆哮的声音。我想,世界末日也无非如此吧。

我所住的房间恰好在楼梯斜对面,而房间的大门此时也已挤压变形,大大地敞开着,我也因此一眼看到了楼梯的状况。平时宽敞整洁的楼梯此时已被乱七巴糟的碎砖、碎玻璃、混凝块覆盖,楼梯扶手也已扭曲不堪,且不停的从上往下掉落着各种建筑材料,根本无法通行。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晃动突然停止了,我也从混沌的状态一下子清醒过来,心想一定要趁现在尽快离开这栋楼。我跑出房间,走下了半层楼梯,却发现下面的路已被完全堵死,无法通行。好在楼梯间半层处的窗户框已坍塌,玻璃窗户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个大大的出口。我往下一看,竟然窗口离地面只有三四米的高度,更巧的是在这个窗户底下正好停着一辆面包车。我来不及多想,爬到了窗户上,先跳到了面包车的顶端,而后又从面包车上跳到地面。这时我回头看了一眼我所在的楼,一、二楼的支承立拄全部甩向一边断裂,裸露出里面断裂的钢筋,这才明白为什么四楼竟然变得这么低,原来这栋楼的一二层在强震中几乎被压扁,整栋楼都下落了五六米。

我跳出来的地方正处在这个楼的背面,原是一个修理汽车的小院。后面靠着河,河对面就是山。当时有几个人也刚刚逃离出来,我们几个都不敢轻举妄动,站在原地四处看了一下。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前面我所住的那个酒店已变成了三层,小院已被瓦烁包围,靠河搭起的修车棚已坍塌。周围的山体,大面积的滑落,不停的往下滚落石块,发生震耳欲聋的吼声。

在小院里的人一个个惊魂未定,在原地待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几个稍作合计,觉得此处也不宜久留,便背者一个伤员(估计腰被砸断了)决定从河堤下到河滩上去,又顺着河滩上走了五、六十米上到了马路上。这时的视野顿时开阔了,放眼望去原来依山傍水的小县城已面目皆非一片狼藉,到处是倒塌的房屋,混凝土的马路遍体是裂缝,窄的有四、五厘米,宽的有二、三十厘米,有的更宽。我们每一个人都惊魂未定,精疲力竭。特别是那几个当地人,由于有亲人没有逃生出来,或是不知亲人情况如何,更是焦灼万分。但当时的情况,使得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敢想太多,更不敢轻率行动。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一个当地人说这个地方不安全,因为这是个低洼地,一旦上游发水,此处必定会被淹没。我们几个于是又往高处转移,来到了地势较高的县公安局大楼附近。这边依然是一片狼藉,那种惨痛的情形,我也实在是不愿多做回忆。

之后,天也渐渐黑了,余震一直不断,我们也只能原地停留,准备过夜。那个夜晚也算是我五十余年的生命中,最难忘的一个夜晚了,整个夜晚不能合眼。余震依然不停,山体也不停的发生着滑坡和塌方,轰隆隆、哗啦啦的声音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肉跳,为了缓解恐惧,大家都故意找些轻松的话来说,但常常两三句话之后,大家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在经历了身体与精神的一夜折磨之后,天终于慢慢放亮,由于没有任何的通信讯号,我一直和家人联系不上,怕他们担心,我决定尽早离开北川县城。但前方的路况如何,我毫无所知,但我相信国家一定会来救援我们,只要走出去,就一定有希望。这时救援的武警先头部队也陆陆续续开始到达,他们背着步话机,拿着简易的工具,一路小跑。我的眼睛立刻充满泪水,情不自禁的喊出来“解放军万岁!解放军万岁!!”

我从早上六点多出发,跟随着震后幸存的人流一起往前走。在刚出县城的一条路边,山体滑落下来的巨石基本将道路覆盖了一层。大的如同汽车大小,被滚下的乱石砸住的车辆和尸体断断续续沿道路有几十长,真是残不忍睹,此时又开始下起了小雨,我们只能沿着泥泞不堪的山间小路行进。一路上都有前来营救的解放军官兵。而他们也是徒步进入了北川县城,我们沿着他们开辟出来的山路,在他们的帮助下,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行。

整整走了七个多小时,终于见到了救援的大型客车,我上了救援车,被带到了绵阳市的九州体育馆。从救援车上下来,我四处去找住的地方,但绵阳市内所有酒店、宾馆、招待所全部停业,公用电话也难觅其踪,火车全部停运。而我的手机也早已没电。为了尽快和家人联系,我在汽车站门口和其他几个人拼了一辆轿车,直接赶往成都。

13日晚上七点左右,我终于到达了成都,联系上了家人,以及另外一个由德阳转到成都的同事。由于单位和家人都非常担心我们的安危,于是在一个成都朋友的帮助下,我们买到了第二天由成都飞往北京的飞机,于14日中午抵达北京。至此彻底脱离险境。

目前,我已平安到家,除了多处划伤外,身体基本无大碍。命运对于我是幸运的,然而在此间我也感受到了生死一瞬间的惊险,看到了太多的家庭破裂、人员伤亡。在这样的重大自然灾害面前,个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过卑微。生命的美好与脆弱往往是同时存在。

不过对于我,一切正如温家宝总理在慰问地震孤儿时说的那句话一样:“你有幸活下来,那就要好好的活下去。”(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三伏贴生产厂家

人才中介

机械故障FSC

高压由壬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