腻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腻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快报记者陈永州被刑拘事件背后的三方博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21:10:35 阅读: 来源:腻子厂家

核心提示:长沙警察跨省到广州抓记者,只是矛盾的总爆发。中联重科工程起重机分公司(下称“中联重科”)与陈永洲或者说新快报的矛盾,早已种下。

今年7月中旬,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发布,指责陈永洲发布负面新闻和屡次举报,造成公司股价下跌,幕后有黑手,剑指竞争对手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一重工)。高辉问,“到底是新快报的陈永洲,还是三一重工的陈永洲?”

谁是三一重工?

一个营收数百亿的民营大户,被中联重科超越,宣布总部搬离湖南

在湖南长沙市星沙经济开发区,两大巨头毗连。去年11月,十八大代表、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对中外媒体说,“我从小就希望加入共产党”。之后,他宣布三一重工将总部搬迁至北京,让湖南省政府尴尬。

三一重工则始建于1989年,是民营企业,后在上海上市。10年内,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就在基层销售员工展开竞争。2000年开始,工程机械行业进入黄金10年,年均增速超过25%。

其间,中联重科2010年营收463多亿元;三一重工则营收507余亿元,均为湖南的纳税大户。

双方爆发全方面矛盾是发生“短信门”事件。2006年8月,一台中联泵车发生故障。三天后,中联重科在全国范围内上百家客户均收到这一消息。事件经过查证,表明为三一重工员工所为。

2011年,三一重工爆出“行贿门”事件。当天,有关三一重工向“中字头”单位等行贿总额502万的细节在网上疯传,矛头甚至直指梁稳根之子。之后,中联重科营收超过了三一重工。

此时恰逢三一重工上市关键时期,这导致三一重工融资300亿港元的计划告吹,成为公司史上最沉重打击。

2012年11月,三一重工又陷入间谍门,被人举报涉嫌窃取中联重科的商业机密,并有员工被刑拘。

中联重科有多强?

国资委为第一大股东,董事长是原高院院长之子,原省委第二书记之女婿

民企三一重工,其对手中联重科,前身为建设部长沙机械建设研究院,分别在深交所和港交所上市。2007年,中联重科完成了股份制改造,从国有企业转变为混合所有制企业。国资委的占股比例约为16%,仍为第一大股东。

三一重工希望通过搬离总部来避免恶性竞争,此举使得湖南省政府十分为难。

在湖南,中联重科人脉关系深厚已是公开秘密。其董事长是原高院院长之子,原省委第二书记之女婿。而三一重工这一民企长期以来激进的行事风格则多受不待见。一位离职高管称,需要政府出面的时候,三一重工往往都吃亏。

“三一是纯民营企业,而中联重科原本就是国有企业,更有‘竞争’优势。”三一重工相关负责人说。

湖南省委的一位人士还说,中联重科不仅跟省委、省政府关系不错,在下面的执行部门也非常“吃得开”。“在几次事件中,中联重科总是能够通过执法单位获取三一重工的一些信息。”三一重工内部员工说。

新快报记者如何卷入?

9篇密集报道,股价从十几块钱打到4块多,市值蒸发340亿,惹火中联重科

今年7月,“匿名人士”举报中联重科涉嫌财务造假,分别向香港证监会、中国证监会递交举报材料,称上市的中联重科业绩造假。中联重科高管称,经调查发现,举报人就是新快报记者陈永洲。

新快报的报道则称,中联重科之所以能在三一重工等净利大幅下滑时仍保持20%高速增长,源于中联重科虚增7亿利润。

此前,“财务造假”的口水战,一直在中联重科和三一重工间展开。中联重科称,陈永洲没有采访该公司高管但多次采访竞争对手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并连续发表9篇负面报道,指称中联重科“利润虚增”等。

今年7月,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多次在微博“炮轰”陈永洲,直接称《到底是新快报的陈永洲,还是三一重工的陈永洲?!》,称报道是有偿新闻。12日,新快报发表《严正声明》,要求高辉应删除不当微博言论。

7月12日,中联重科屡遭财务造假举报后,中国证监会首次对外表示已受理举报,后称举报不实。

今年1月8日以来,中联重科股价的一路下跌,股价跌幅超过40%,市值蒸发超过340亿元。

中联重科一位接近高层人士表示,新快报对机械行业长期只关注中联重科一家,十几篇报道一篇比一篇厉害,把中联重科股价从十几块钱最低打到4块多,股民和投资人遭受重大损失,管理层天天遭受到投资人的质问,不得已报案。“不管进行何种调查,不给公司管理层以辩解的机会,都不客观”。

□对话中联重科

“为何不和报社对簿公堂?”

前日,中联重科一位不具名的董事长助理接受了记者采访。

问:发布会为什么临时取消?

答:案件社会影响力较大,引发了全国媒体报道,也引发了中央高层关注,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等待司法机关给予事实真相。

问: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答:作为上市公司,我们不愿与媒体为敌,走到今天这一步很无奈。陈永洲等人在未到中联重科实地调查和核实的情况下,发表了数十篇负面报道。这期间,陈永洲还向中国证监会等递交举报材料,证监会和港交所调查回函,称经调查不存在所反映情况。

媒体质疑企业,证监会和港交所作为第三方监管机构已给出了答复。新快报社及陈永洲不顾新闻操作素养,没有对我们进行过任何直接采访,继续发文。与此同时,海外投资者和中小股民由此对我们质疑甚至谩骂,指责公司不维护投资者利益,这些中小股民才是真正的弱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选择了向长沙公安机关报案。

问:为什么不与报社对簿公堂?

答:陈永洲本人和中联重科不存在个人矛盾或纠纷。我们法务部门只是向公安机关报案,具体案件侦查是公安机关的工作职能,不在我们的了解范围。

问:你们怎么看网上的舆论?

答: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任何个人和公众舆论不应干预司法。中联重科在网上没有水军。

大众看来,记者面对一个上市公司时,似乎处于弱势。但实际上,真正弱势的,是千千万万中小投资者,是受此事牵连的普通员工。后者的利益不应该被忽视。

推荐阅读:新快报披露长沙警方跨省刑拘记者陈永洲过程

责任编辑:hdwmn_zhe

https://www.zkh360.com/item/AC2160.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6381.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C5211.html

https://www.zkh360.com/item/AA0345.htm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