腻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腻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彝族女童张奥英困境中发愤求学天涯小花惹人怜

发布时间:2020-10-15 04:31:45 阅读: 来源:腻子厂家

天涯小花惹人怜

──彝族女童张奥英困境中发愤求学

天津北方网讯:柳树洼,即便在它的归属地宁河区东棘坨镇,也让记者探问多人,辗转多时,方才找到这个小村。至于流落于此的彝族小姑娘张奥英,一粒荒村小花,那就更没人留意了。

三月末,春寒初见新绿。村内这个破旧宅院,就是小奥英家了。简陋家什做陪衬,烟色土墙做背景,那贴满一墙的大红奖状,却是越发抢眼亮眼了。“奶奶,我放学了。”只见一个女娃,停下比她还高的自行车,奋力将车筐里的书包抱进屋里。10岁了,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大眼睛,长睫毛,瘦小单薄,伶俐秀气。这就是墙上奖状的得主张奥英了。奶奶高小分说:“这孩子要是不上学,那可就亏大了。”

高小分,56岁,彝族,云贵口音。手掌一层茧子,指甲塞满泥。“奥英太可怜了!爸爸死了,妈妈跑了,就剩下我这个没用的奶奶。”奥英满1岁时,爸爸遇车祸离世,妈妈撇下尚在吃奶的孩子就走了。“连个住址都没留,说是手机联系,可人一走手机就停了。奥英再也没妈了。”

如今奥英在邻村小芦庄中心小学读到四年级了。义务教育阶段虽无学费负担,但学杂费、午餐费成了祖孙俩一笔大开销。别的同学午餐买6元钱盒饭,奥英吃的却是最便宜的3元钱盒饭。奶奶说:“前两年我还能在工厂打个工,挣点儿小钱。去年人家嫌我年纪大,把我辞了。”高小分只好在家里做绢花。做一支绢花4角钱,一天从早干到晚能赚8块钱。“奶奶养活不了你了,你别上学了。”奶奶撑不住了。奥英急了,“你把我送别人吧,那我就不愁上学了。”奶奶也急了,说话没了遮拦:“谁要你呀,你妈都不要你了。”一句话戳中孩子痛处,奥英哭了:“谁都不要我,我就要饭去!要饭我也要去上学!”奶奶自知失言,搂过奥英哭个不止。奥英却不哭了,依旧是举起小手,一滴一滴抹去奶奶的泪,“奶奶不哭,奶奶不愁。打明儿起,我在学校写作业,回家就帮您穿花行不?”奶奶破涕为笑,奶奶在这个倔孙女跟前成了孩子。前不久学校体检,老师说奥英贫血,需要补养。奶奶再落泪:“都快吃不上饭了,哪有钱给孩子补营养呀。”记者问小奥英最想吃什么,答曰草莓、西红柿。可记者搜遍全村,只找到一个卖化肥农药的摊儿。

此次采访,正逢本报舆情中心与益加公益发起的“粉红课桌”行动启动,本项目主持人王欣把1800元助学金送到高小分手上:“放心,有我们在,不会让孩子辍学的。”

没妈的孩子小奥英,遇上对她好的女子就想喊妈。她贴上王欣,送到村外依旧不舍:“王阿姨,我妈不要我,我想喊您一声妈。”

怯怯一声“妈”,喊湿了天地,喊湿了人心。

缺母爱哺育、缺食物滋养的小花,于贫僻村野悄然绽放。那满墙的奖状,分明是她撒向苦难的挑战书。记者问她读书为什么?“我想当科学家。”“当科学家研究什么?”“研究那种别人想要什么,就能给他什么的东西。”脱口而出,一脸认真,我们这些大人岂能不当真?孩子知道,这世上像她这样缺这少那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梦不能圆,很多花没结果。这就让孩子现在的学习,未来的研究有了方向,有了动力,有了奔头。孩子的梦,难道不是我们的中国梦吗?

祖孙俩贫苦至此,何不申请低保呢?奶奶说:“咱不是这儿的户口,不麻烦这儿的政府。”原来祖孙俩户籍在云南,早就在当地申请了低保,至今没批下来。“我想回云南催办,可就算人家批给我,来回花费咱也付不起呀。我和孩子都回不到云南了。可孩子大了,没有本地户口,往后升学考学咋办呀?”祖孙俩旧愁未除,又添新愁。

为孩子圆梦,就是为家国续梦。帮帮孩子吧。

成都白癜风医院评价

治男科的专科医院排名

广东小儿白癜风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