腻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腻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TD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契机4G发牌应在今年内不能再推后

发布时间:2019-10-11 19:03:20 阅读: 来源:腻子厂家

飞象网讯

(吉利/文)在今年的5.17世界电信日前夕,5月16日北京万寿宾馆,飞象网就LTE和4G牌照的发放,采访了已年逾八旬的素有“TD二老”之称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进良、南开大学信息学院教授丁守谦。

中国4G牌照何时发放、如何发放,国内运营商对于4G不同态度的分析,设备商面临的冰火两重天……围绕4G发展的这一切,其间暗藏着怎样的产业变革?对此,一直怀揣“4G中国梦”的二位老人言简意赅表达说,“TD作为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契机,应该给三家运营商同时发放TD-LTE牌照,以实现TD-LTE一统华夏;而4G发牌也不能再推后,今年之内就应发放”。

4G发牌不要晚于今年

今年5·17之前甚至更早,各种围绕4G发牌的传闻一直不断。从最早将在今年年底发放,到倾向于今年10月份发放,甚至最快将在5.17日电信日发放……4G牌照何时发、如何发的传闻让人目不暇接,也牵动着各方的敏感神经。

采访正值5.17世界电信日前夕,针对一直扑朔迷离的4G牌照发放节点,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进良略顿之后称,“(4G何时发牌)是政府的机密,我们也无从知道,但从国际上面的发展趋势来看,现在FDD-LTE已经有很多网在运营,TDD-LTE也有十几个网开始运营,中国是立足TDD-LTE,如果在中国不能得到大规模的应用,必然会使中国自主创新的项目与国际上FDD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感觉是不会晚于今年。”

“不是不会晚于今年,是不要晚于今年,”另一侧的南开大学信息学院教授丁守谦焦急的补充说。一字之差看出他对于尽早布局TD-LTE的焦急和愿望。“目前在中国,已经有15个城市启动了TD-LTE规模试验,比起国际上六、七个网络来讲,规模已经很大了。”

据悉,从最初的怀柔外场测试,到6城市小规模试点,再到后来二期扩大规模试验,中国移动在TD-LTE网络建设上一直在快步前行。截至目前,中国移动已在15个城市建设了规模各异的TD-LTE实验网;而在在今年年初的GSMA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即正式宣布启动TD-LTE双百计划,通过新建和升级两种方式,在全国100多个城市完成TD-LTE网络覆盖,同时采购100万部TD-LTE终端。

发牌意味着一个发号枪

从年初到现在,随着4G建设加速,业内对4G发牌的时间点预测一直在前移,产业链热情明显升温,一切看来似乎都很美好。但从运营方的实际利益需求来看,推进4G商用不可避免面临投资与回报的问题。

据统计,目前国内3G渗透率尚不足四分之一,运营商前期对3G的巨额投资也才甫现回报,如现在规模上马4G,前期的巨额3G投入或将受到很大影响。但另一方面,如果不抓紧发牌,就会愈发拉大与国际上的差距,其间的矛盾又该如何平衡。

“发牌只是意味着一个发号枪,大家起跑了,但并不意味着立刻就把4G网建好了”,李进良如此解读这个矛盾。

他解释说,“中国3G发牌是在2009年元月七号,到现在已经四年,四年期间2G都在用,而且对于中国移动来讲,也是到去年年底,2G用户才开始慢慢减少,迁移到3G用户上来所以并不是3G有了2G就没了。中国联通(600050,股吧)也如此。从这个规律上看,即便是今年年底发牌,至少也得到2018年前后才可能(实现)3G用户减少,前面这几年3G用户还在增加。所以并非是一发牌3G用户马上就没有、4G用户马上就大量出来,是不可能有这样的突变。”

因此,“我们以3G发牌做个例子来看4G,从发牌到规模应用,这中间还有好几年的过渡和缓冲。”

TD-LTE一统华夏是上上策

在将发4G牌照的关键时刻前夕,李进良、丁守谦,以及科技部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金履忠三位国内知名电信专家曾联名发表有关发放4G牌照的公开信,引起各方极大关注。

文章大张旗鼓地倡导全国三个运营商都发放TDD-LTE一种牌照的方案,以便一统华夏,平分天下。

“这是我们几个人的愿望,能不能被采纳,是由决策人权衡得失后的事,但我们得及时呼吁,充分说明这个道理,以尽到"匹夫有责"之责”。在采访时,李进良就此问题也感概说,“中国有句话叫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们在我们有生之年,希望利用这个4G时代给中国提供的一个契机,使得中国富强,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打下个好基础,他们就有一个乘凉的大树,如果现在还是像3G一样发三个牌照,就把中国的市场分散掉了。”

丁守谦也表示,“3G(时代)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实现一统华夏,但到4G的时候,统一的条件比3G时代成熟多了,目前与国外的差距愈来愈少,难分伯仲,由于我们的频谱优势,先天的基因好,于是我们不仅是与国外制式可以并驾齐驱,而且还可能略胜一筹,故在4G时代就应该一统华夏,使中国只用一个制式。从理论上讲,这是最节约最没有浪费的方法。从协同学的角度看,三个运营商齐心协力搞TD-LTE,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力量,早日实现一统华夏平分天下的目的。

“这是我们的理想,正如呼吁书中标题:全国3个运营商都只发放TD-LTE一种牌照,这是最佳的决策,也就是上上策”,二位共同表示。

关于从协同论看TD-LTE一统华夏的问题,此前,丁守谦曾专门撰文详细地阐述其观点,并得到其他学者的呼应。提倡只发一种牌照即TD-LTE,而且应该三家:中移动、中电信、中联通同时都发,以集中力量早日实现遍及全国的TD-LTE网。他认为,“发挥其"协同"合力,既可经营各自业务,同时有利于竞争,不致导致独家垄断。这样就有可能与LTE-FDD并驾齐驱,甚至利用频谱优势的先天基因,或还能略胜一畴!”作为决策人应毫不动摇地及早表达TD-LTE一统华夏的决心,这样才会充分地发挥协同论的巨大作用。

TD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契机

“十八大”之后,国家新一届政府提出要实现“中国梦”,而在通信界中,作为TDD产业阵营的坚定支持者和持续呼吁者的李进良、丁守谦心里,也暗藏着一个“中国梦”,而这个“中国梦”的源头就是TD。

“TD-LTE虽比LTE-FDD起步稍晚但最终可以并驾齐驱,正像彩电的三种标准一样都不错,而且TD由于其频谱优势的先天基因,甚至还可能更胜一筹”。

“我和丁教授有一个看法,4G标准是中国提出的国际标准,不是关于中国的标准,而是中国提出的国际标准。而且根据我们的分析,认为3G的中国TDD和4G的中国TDD-LTE是这些标准里面最好的不是最差的,我们差在工业基础,我们的技术积累不如人家,但是标准本身并不差。就像一个运动员一样,他先天基因是好的,就可以通过后天的培养成一个优秀的运动员。在此情况下,我们就可以把TDD-LTE作为中国的4G标准开始建设以此作为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契机,”李进良补充道。

他强调说,“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习近平主席提出:实现中国梦必须走中国道路,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凝聚中国力量。如果三个运营商都发TDD-LTE牌照,这是一个庞大的合力,必将激励全国的制造商加大投入,加快迎头赶上的步伐,整个市场就会促使TD-LTE产业链很快的成长。中国的网络建好了,就可以进而开拓国际市场实现第二个目标:平分天下。假如到了那一天,中国4G在全世界占了二分之一,就意味着我们在信息通讯领域由电信大国变成了电信强国。”

“TD是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契机。TD-SCDMA及TD-LTE经过国人艰苦的努力分别成为3G、4G的国际标准,正是这样一个契机,使我们能光明正大地走向国际舞台,并能大声地说出要"一统华夏,平分天下"的豪言壮语。也正是由于有了这个契机,使我们能在3G向4G过渡,2D向3D过渡的有利时机,使中华民族迅速崛起!所以说TD是实现我国大国梦的一个契机。”二位老人最后掩饰不住的激动,表达了自己对“TD中国梦的”一种理想和坚持。